首页 ag体育真人 辉煌(唯一)官网_一个女同性恋的独白

辉煌(唯一)官网_一个女同性恋的独白

2020-01-09 11:05:07

辉煌(唯一)官网_一个女同性恋的独白

辉煌(唯一)官网,——

forward

我是一个女生。

喜欢抱着肥猫坐在床上发呆,喜欢在陌生的城市慢悠悠地闲逛,喜欢在深夜喝点小酒,喜欢吃酸辣口的食物,喜欢听陈粒......

还有,我喜欢女生。

我也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女孩子的。

大概是初二吧,同班男生跟我表白。那个男孩高高瘦瘦的,皮肤很白,眼睛不大,有一股倜傥的帅气。当时他是班里很多女同学的男神。可我对他就是提不起兴趣。于是我拒绝了。

我反倒觉得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更可爱,脸蛋肉嘟嘟,我总有捏捏她小脸蛋的想法。她嘴巴粉粉的,个子又小巧。有时我站在走廊跟她聊天,聊着聊着,就产生一种“好想熊抱她,亲她肉肉嘴唇”的冲动。

下课间,我会主动去叫她一起上厕所。偶尔上课时,突然觉得想看看她,我就会转过头去,找她借笔,借涂改带。好几次我上课转过去找她说话时被老师发现,为此头上挨了不少粉笔头。

那个倜傥的小男孩子,被我拒绝,生气又郁闷。平时他可是班里女生的大宠儿,连圆脸女孩都对他有好感,我经常看见她上课给他传纸条。

那天被我拒绝后,他上课传纸条给我:你跟xx(圆脸)关系那么好,看她的眼神老怪怪的,你该不会喜欢她吧?

在收到纸条的那一刻,我害怕了:

我怎么可能喜欢女生?女生和女生只能做朋友的啊!互相喜欢的人不都是一男一女吗?

那是我有生以来,第一次审视自己的性取向。

在初中的年纪,接受自己性取向不同这件事,并不容易。

这种喜欢同性的恐惧一直伴随着我到高中。上高二分班了,我去了文科班。在新的班级,我认识了另一个女孩。她喜欢听吴青峰,喜欢听张悬,上课总偷偷看课外书,她看的好多书都是我看过或正感兴趣的。

那时对自己的性取向并不确定,因为这个甚至变得敏感害羞。所以我只是暗中观察,并不敢主动认识她,直到后来换座位,她被调到跟我同一组。她是英语课代表,又是小组长。因为交作业的事情,我们话多了一点。我顺势要了她的qq。

高中不允许带手机,周末回家后,我立刻拿出我的小破手机,打开qq加了她好友,她同意得很快。

我记得那时她的头像好像是一只猫,我点开看了好几遍——真可爱啊!我又点进去她的空间,看她的自拍,看她分享自己做的饭,她做的饭看起来还不错!

我不敢先找她。过了一会儿,可能她看我不主动吧,才发了消息给我。

具体的话我记不清了。只记得我特意挑起了吴青峰和张悬的话题。她喜欢青峰和张悬居然都超过一年了,虽然没我喜欢的时间长,但也算非常了解。她是那种喜欢一个歌手就会下载ta所有歌来听的人。她分享的某些苏打绿冷门歌曲,甚至我听都没听过。

2019年,青峰的单曲《太空》才正式发布。可早在2014年,我就听过《太空》的demo了。没错,是她分享的。

2019年正式版《太空》封面

记得那天我们聊得很投机,我对她的好感变得强烈。

高二结束,很快就进入紧张的高三生活。高三开学没多久,有一天早上,她顶着一头齐肩短发走进教室,我很惊讶,原本她的头发很长,几乎齐腰。

我立马跑过去问她:你怎么剪头发啦?

她居然回答说:昨晚在宿舍自己剪的,头发长好麻烦。而且我更喜欢短发的自己。

我当时感到一阵暴击:她好勇敢,居然舍得把那么长的头发剪掉!她还是自己剪的!短发衬圆圆的脸太可爱了吧!

我觉得我完了,脑袋里如同雷轰。如果说之前对她只是有好感,那现在就是完完全全喜欢上她了。

第二个星期,我顶着一头齐肩短发到了学校。

她看了之后说:我觉得你也是短发好看。

我有点害羞,在心里暗暗地想:再好看也没有你好看呀。

从高二到高三,我们一直保持着密友的关系,无话不谈。当时高三第一学期末,考试压力很重。而我们的宿舍又相邻,所以偶尔我会“假公济私”,借着一起开夜车复习的名义,叫她过来一起睡。

她入睡总是很快,睡后发出轻微的鼾声。在她醒着的时候我当然不敢乱动,只是保持好朋友同睡一张床的距离。等她睡着,我就偷偷用一只手抱着她,她身材微胖,抱着她就像抱我的毛绒小熊一样,软乎乎的。只不过她的身体本来就很温暖,毛绒小熊只有被我抱过才会变暖。

但这些事情都是暗地里进行的。我知道她对我应该只是单纯的友谊,因为她那时喜欢一个男生,天天跟我诉说爱而不得的痛苦。我很无奈,却只能听着。

对她的感情唤起了我初中面对那个圆脸女孩时的困惑感。

我开始读很多书,上网翻阅资料,查阅喜欢同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慢慢地,我了解到:

女生爱女生,男生爱男生,或者男女都爱,这些情况都是正常的。

有些人是因为基因,天生就喜欢同性,这样的人性取向基本不会改变。

而另外有些人因为家庭或外力因素。比如家庭不和睦,父母中任意一方对家庭参与不足或有暴力行为,或者父母离异,在单亲家庭长大,这些情况会造成小孩对家庭不信任,害怕组成家庭,从而抗拒异性,喜欢同性。也有些是因为幼年遭受性侵,对异性产生恶心。这些情况下的人,性取向往往是流动的,也就是双性恋。遇到能给自己安全感的异性时,他们也能产生喜爱之情。

知道这些知识后,我开始认同自己,接受自己的性取向。我是一个基因同性恋者,天生喜欢女性,对异性没法产生任何除了友情之外的情感。对自己身份认同的同时,我还天真地幻想过她会是双性恋,或者能够被我掰弯。

在这期间,我还喜欢上了梵高。我喜欢看他的画,顺藤摸瓜也了解了不少他的“八卦”,比如他和高更的“情史”。虽然两人没有正式在一起,传闻中的“情史”没法求证。但我还是被他们的事大大鼓舞。

她最喜欢的梵高作品是《星空》

我们总是在夜自习传一整晚纸条,聊人生理想,聊向往的生活。在传纸条的过程中,我会暗戳戳地“夹带私货”,偶尔提出像“我好想跟你一起生活呀”、“想天天吃你做的饭”、“好想一直抱着你睡觉”诸如此类暧昧的想法。

面对这样意味不明的话,她也总是积极地回应我。我时常窃喜,即使我不清楚她看了这些话的真实感受是什么。可能只是把我当很要好的朋友?还是说跟我一样,怀抱着不同的感情?

她一直跟我保持着很亲密的关系,我则是越了解她,越喜欢她。我喜欢她突然剪掉长发的勇气,喜欢她写给我纸条里带的文艺,喜欢她走路大咧咧不惧他人眼光的样子,喜欢她的真诚。

那时候已经是高三下学期了,我们被迫每天下午自习到六点钟。她呢?她不一样。她怀着孩子一样的好奇心和热忱,经常提前偷溜,跑去教学楼下摘桂花泡茶,或者去爬学校后山。

当时后山的白玉兰开得正盛,香气扑鼻,每次经过,我都会驻足,深吸几口。我到现在都清楚记得,那天下午,她又提早溜了。夜自习前,我在座位上和同桌聊天,远远看见她冲进教室,手里护着什么东西。从她踏进教室的那刻起,她的眼睛就是盯着我的。她开心地朝我笑,喊着:我给你摘了玉兰来,说着已经走到我跟前,献宝似的摊开手。我看到她手里,用湿纸巾包着根茎的洁白玉兰。

捧在手中的白玉兰

那天晚上,我传纸条跟她说:你知道吗?你把玉兰花给我的时候,眼镜亮亮的,好像小鹿一样。而且你的笑太可爱了,好真诚好可爱。

这就是她待人的方式,她用很特别的方式向人表达喜爱——爬上后山摘花送给朋友只是其中一种。

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,我其实一直在慢慢地摊牌。我告诉她我厌恶男性,害怕家庭和小孩。我说我也许想找个可爱的女生,一起生活一辈子,有能力的话就一起去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结婚。

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跟她直说:其实,我是一个“姬佬”,我喜欢的是女生。我想,这就是我能做到的对她最赤裸的表白,也是我放下成见,对自己是les这个事实的彻底接受。

她没有很惊讶,我想她可能是早就意识到了我喜欢她这一点。虽然我从没有明说过我喜欢她,可是在那么多明示暗示的纸条中,那些对她假装不经意的拥抱中,我的心思早已显露无疑。

后来的后来,高中生涯临近末尾。她的男同桌跟她表白,她答应了。她跟我说这件事的那刻,我好像有一瞬间失重的感觉,随即我缓过神来,假装淡定地说:啊?是吗!那恭喜你了。

毕业之后,已经开始流行微信,我们存在于彼此的好友列表中,却几乎不曾出现在对方的对话框里。

高三漫长的暑假结束,我们前往同一个市念大学,但不同区。想起在很要好的时候,我开玩笑似的跟她说:我们以后要报同一个地方的大学喔,因为我不想跟你分开。她也很开心地说:好,一定。

我们确实在同一个地方,只是再也没见过面。

大学后接触了好多跟我一样的男生和女生,从ta们的经历中,我也了解到同性恋者的自我身份认同的过程是漫长且痛苦的。所以我永远感谢她,在我迷茫的时候,那么刚好地跳了出来,作为一个被爱的对象,一个帮助我探索自己的动力,让我能够在成年以前就得以确定自己“喜欢女性”这件事,之后的人生再未有过迷茫。

今年,当我在手机上看到 qq音乐的推送——“吴青峰发布单曲《太空》”时,我当即戴上耳机,点开,熟悉的钢琴曲传来:

航行太空,心太空,是你在怂恿。

我又一次,又一次,在深夜发疯。

这首歌的demo版,是我高中时期每天想她想到睡不着时的深夜循环曲。可我发现“太空demo”这个关键词,在任何一个音乐平台,都搜不出结果来了。

本文故事来源:读者投稿





上一篇:独家视频丨一千多名场地标兵形成剪纸风格和平鸽图案
下一篇:眼癌去世女童家属诉陈岚侵权开庭 双方不接受调解